2020,《美业新纬度》没有故事

作者 | 美业新纬度

来源 | 美业新纬度

(ID:meiyexinweidu)

转载请联系授权



您好,我是美业新纬度,是一家一岁多尚在成长期的美业媒体。


2020年即将过去,想和我们的读者聊一聊(其实是被团队小伙伴”绑架”而为之)。


在采访时,经常有受访者会问我这样的问题:“为什么做媒体?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?怎么赚钱?”


他们一方面疑惑,一方面担心——疑惑我为什么要做一个离钱很远的事情,同时担心会不会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他。


是的,身处行业的人几乎时刻都在为这个柠檬市场而付出信任成本。


如果我回答:“只是喜欢呀!”很可能又要面对更多追问,可是我没有别的答案,是的,仅仅是喜欢。


2019年5月出发,以一孔之见的表达,到慢慢拓展视野,强化媒体属性,为读者做客观呈现,我们始终以一个专业媒体来自我要求。


现在我依然坚信,在产业结构调整期、在行业进化的阵痛中,作为美业轨迹变化的见证者,美业新纬度仍然有存在的合理性。


这一点在我们的读者那里得到了验证——每天收到那么多的热情留言、私信,以及活跃的微信群消息,都在激励我们为输出更好的内容而努力。还有一些读者对我们的每篇文章都做笔记分析。


每当多一份这样的认可,我们的内心便多了一份笃定。


理想主义填不饱肚子。如果只凭兴趣也无法走得很远,那我们要靠什么活着?


在此,我们要感谢那些愿意为知识而付费的美业品牌,记得他们的雪中送碳,记得他们的锦上添花,是他们对我们的社会价值的认可,让我们前行得更从容。


是的,价值。创造价值,哪怕是微小的价值!


在每一篇文章的创作中,没有谁是话语权威,我们的KPI,就是以对读者呈现了多少价值而量衡。每一篇文章在撰写前,我们都要画出相应的坐标轴,在某个象限中找到其定位点,再做相应的采访准备,以及纵横的延展分析。


如果是没有价值的输出,我们宁可搁置选题。因此,有时为了完成一篇文章要做大量的采访和资料收集,一篇文章一周的输出周期也是常事。即使这样,也不能保证每篇文章的绝对深度,但我们努力在缩短差距。


2月4日疫情期间,我们率先刊发具有执行和落地价值的《疫情之下,美业门店如何度过难关?》,让很多的经营者在忙乱中找到头绪。


6月3日发布《700家美容店临渊而立:谢彦君认错不认输,美肌工坊终局还是重启?》通过“美肌工坊”这个明星品牌复盘案例,警醒行业,专注于产品和服务,提升行业声誉。


7月17日发布《美业柠檬市场关闭,可诺丹婷们还能存活多久?》跟着“央视315”的脚步,我们将美业经营中存在的问题放大。这个案例再次表明——美容院的本质是服务,靠营销无法赢得市场。


7月20发布《2020年,美业门店的“逃跑计划”》,呈现了一线城市和三四线门店的真实生存业态,让不同城市的经营者重新自我定位和量度经营。


10月13日发布《疯狂的热玛吉,何时降温?》针对今年火热的轻医美市场,我们采访了多位医生和求美者,解答了热玛吉为何火热?市场表现如何?未来如何发展等关键问题。


11月24日发布《美团发布2020美业报告:1000亿增长,关店率下降为17.5%,美业“突围赛道”在哪?》将美团数据呈现出的趋势与行业发展结合,进行解读分析。数1000位读者线上与我们互动,他们表达喜欢、感谢,给我们发红包,他们在报告解读里因为看到希望而重燃信心,因为看到机会而伺机而动。


服务行业,服务从业者,而不是教育,不是高高在上。文字里掩藏不住我们的态度,更多的读者也因此开始喜欢和信任我们。读者群从一到五十多个,深度的话题讨论也越来越多。


热情的读者和热烈的读者群


54读者群的那场论战,从11月15日晚上持续到16日晚上,两个观点分歧的阵营中,其中一个越来越庞大,即便如此,另一边也寸步不让,针锋相对。我清晰地看到美业新旧思维的分化,和其间渐渐出现的巨大鸿沟。


除了争执、辩论,读者之间也有温情故事。


有几位读者在群里交流时,发现身处同一座城市,甚至同一条街道。于是约酒约饭一起喝茶,从线上奔赴线下,从同行成为朋友。这些读者群里有一些也成了我的挚友,吃饭、交流,我们有了更多交集。


在寒冷的冬天迎风向前,我知道那一定有你们给的力量。


未来,我们去向哪里?


说完了从哪里来、在做什么,那么未来我们去向哪里?


每一个山顶都有别样风景,山下我们的脚步不会停止。我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清楚地知道我们不要做什么。我们不会是某个资本的高地,也不会克意制造行业焦虑,或怀揣八卦心理,更无意于打开潘多拉的盒子。


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必然产物,我亦无资历去苛责行业。


而我想做的,无非是当晨曦光明来临,能悄悄为行业掀起一只帘角……
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