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型师回乡创业:专注男发,让90%男客爱上烫染,5年后收获200万粉丝

作者 | 周 至

来源 |  美业新纬度

(ID:meiyexinweidu)

转载请联系授权

霓虹闪烁、人群熙攘,他们身影潇洒,手里的剪刀或卷发棒娴熟挥舞,在繁华的都市努力打拼。在时尚的外在下,难掩他们那颗对梦想呼之欲出的心,不挣钱时煎熬时光,赚钱时却透支着健康。


他们渴望有朝一日,实现自己的梦想,在城市里有个立足之地,或完成财富和技术积累后回归故乡开店做老板,从此岁月静好。梦想很近,亦或很远,也许只能如泡沫一样瞬间闪亮后消散,但他们却为之付出100%的努力,不敢懈怠。


老虎是一名幸运的发型师,入行17年后,他终于实现梦想,物质生活和精神需求,都因为美发这门手艺而发生了改变。


从2003年入行,他辗转于江浙一带,做发型师、开店创业,多年下来“伤痕累累” 。2015年,他回到老家湖南湘潭创业,现在他拥有200多万粉丝,顾客络绎不绝地从全国涌来。


这是一个非典型的发型师创业案例,说到自己的回乡创业经历,他自诩为“浪子回头”。


以下为该创业者的自述,由美业新纬度整理发布。


01


“浪子”回头,回乡创业


我是老虎,是一名从业17年的发型师。


我从2003年就离开家乡去打工,先是在上海学习美发,然后一直在浙江、广东来回跑,2008年我又去福建创业,结婚有了孩子。


到福建后,我陆续开了两家店,一家是自己经营,另一家是跟别人合伙。两家店都在工业区,虽然付出了很多,但生意却无比惨淡。守着空店时,想了很多次要不要关了店去打工。


这种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的生活延续到2015年后,就无法继续了。因为孩子该上小学了,必须要考虑稳定下来。我担心未来无法在福建立足,于是带着家人回到了家乡湘潭。


兜里只有积攒下来的7万块钱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。


如何开始新的创业?怎么才能真正解决生存问题?我开始了第一次自我审视,决定要对自己重新洗牌,并确定了两种必须抛弃的思想:浮躁、模式化经营思维。


浮躁:我们美发人都有这种特性,刚学会洗头就想烫发,刚学会烫发又想着当发型师,剪了两三年头发就想着开店当老板,当老板后,一家店还没干好就想着开连锁。入行10多年来,我自己也一直这样浮躁,以致于一塌糊涂,虽然当了老板,但一直有很强的挫败感。


模式化经营:我还意识到一个问题,美发行业对“成功”的定义有问题。大家都以开多少家连锁店,做了多少万业绩,办了多少卡为荣,导致发型师也被熏陶,思维深陷其中。



当自己开店后才发现,这些模式根本行不通。是因为我不不够努力吗?不对,我真的已经竭尽全力在学习和经营了。回到湘潭后我才想明白,过去的方法之所以行不通,是因为市场变了,行业变了,我们的顾客变了。


直到今天,还有很多理发店在不遗余力地推销,出大业绩,或搞拿来主义——有什么项目或产品,就把什么提供卖给顾客。这样做只会背离服务本质,加速门店死亡。


不能再跟所谓的成功人士学习,我要走自己的路。所以,这次开店后,我做的第一个减法,就是店里绝不做活动,不打折,不办卡,直到现在也没变 。


02


差异化经营:只做男发


我的店开在大学边上。虽然我是湖南人,但之前从没在湖南做过美发,对这片市场很陌生,也不懂附近大学生的消费习性。


我靠什么去与同行竞争?


我当时主要从两个维度思考:什么是别人做不到的?什么是别人不屑于做的?


当时,大家都在做女顾客的生意,因为烫染价格高,利润也高。但是,我并没有优于别人的技术。于是我做了第二个减法,不做女发,避开与同行的正面竞争,而是选择别人不屑于做的男士发型。


有两件事促使我下定决心。第一件事是,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《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》,文章里反映的情况挺真实的,不论是服装还是妆容,女性确实比男性精致、时尚。


当时我想,女性在形象方面的消费越来越高,那么男性消费未来一定会有所增长的,这正是我的机会和发展空间。


第二件事是,当时我看到了一份天猫发布的男女消费趋势报告,报告里面说女性在美妆消费方面的增速正在放缓,已经接近天花板了,而男性对美妆产品的消费在快速增长,增速超过100%。


有了这个理论依据,我坚定了做男客的方向,信心更足了。


随着男性形象自我要求的提升,95后男生已经开始使用彩妆产品了。很多人说我们5年前的定位很超前,但我更想说的是,我们只是验证了一个方向:并非只有女客才有价值,每个群体都能,关键看你怎么去挖掘。


03


如何挖掘男发价值?


我最远的客人来自澳大利亚,是一位华侨。人家能来找我,是对我的一种认可,我必须得服务好。做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,客人很满意,走的时候扫了488元,但当时我的标价是388元。


5年来,我的外省客流占比超过50%,顾客满意度达到98%以上。之所以取得这一成绩,是因为在决定专注男发市场后,我做了第三个减法,取消顾客分级


因为男性在美发消费方面的等级都不高,这个市场需要的是升级而不是分级。


一开始,我的剪发价格是25元,现在我的价格是:剪发118元、剪烫595、染发298元。


我们的女性也不是一开始就烫发染发的,而在日本韩国,男性的烫染比例也是逐步提高的。因此,任何市场都需要一个培育的过程。


截止目前,我的剪烫率是90%,很多男性之前从来没烫过,但是来我店里他就会烫。因为我不是推销烫发这款产品,而是在输出一种价值。顾客就会感知到,我是真的在帮他做形象设计。


其实,每个男士同样都有变得好看的强烈内心需求,只是未被唤醒。我们中国人的头发普遍是黑长直,在原来的发型基础上,如果只靠一把剪刀,发型师很难获得创作空间,顾客也就体验不到焕然一新的感觉。



因为价格意味着品质和文化理念,我给客人传播的理念叫私人定制。根据他的职业、脸型、发质等因素,帮他设计一款适合他的发型。


顾客进店后,我会先了解他对发型的要求,效果期待,能否接受剪短和烫发。如果顾客是一个要求特别高的人,既要求效果好,又不给我创作空间,那我就会放弃。因为,那是对顾客的不负责,也有悖于我的职业道德。


烫发不只是一种商业手段,如果你只是让它来满足业绩而不是为顾客的形象负责,那么自然就得不到顾客的认可和信任。


捷径是最远的路,没有套路才是最好走的路。


我们发型师是手艺人,手艺不应该是廉价的,培育自己的市场,并通过输出自己的价值获得财富和尊严,这也是一个发型师的自我价值实现吧。


04


收获200万粉丝后,有了新方向



我的店不大,一共130平米,我自己留了80平米做工作室和培训,剩下的空间由另外两名合伙人在使用。


以前我经历过的模式都是老板带着一帮员工,让员工创造业绩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回到湘潭创业后,我就把自己当作中心了,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,我一个人能创造10名普通员工的价值。弱化团队,这是我做的第四个减法。


从2015年开始,我尝试视频拍摄,2016年后,我正式在今日头条上发布视频,没想到视频非常 受大家欢迎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我在头条上的名字是“老虎LOVE发型”,目前拥有206万粉丝。


我的视频内容是真实展现我设计和完成一个发型过程,在给顾客创造美的同时,输出我的价值和理念,顺便也满足了同行学习和交流的需求。



尽管有200多万粉丝,但我觉得粉丝量并不是衡量发型师好坏的标准,但却是我脚踏实,积累口碑的见证。


现在我有些名气了,很多网友给我留言,问老虎你什么时候来个巡剪,或者能不能来我们这儿开个分店。当你真诚地跟别人交流的时候就会发现,一个人的力量很小,我不去搞什么巡剪,也不打算开分店。


因为做短视频,线上带来的客人越来越多,以前我每天接受8~10个预约,现在慢慢控制到5~6个。有了更多时间后,我开始做教育业务。


我的课程体系主要分三个部分:


1. 男士发型改造构思论

2. 发型师互联网传播

3. 男士精致剪烫技术


这是我多年的线上线下经营融合所得,希望复制给更多同行。培训业务是在疫情期间正式启动的,现在线上线下同步在做,线上已经做了两期,线下主要是一对一服务。未来,我会投入更多时间去做培训。


我经常想,我做美发17年,前12年是一个阶段,后5年是另一片天地,真实演绎了什么叫“浪子回头”。


我希望跟同行们分享我这5年来的一些心得,我们美发人要实现的第一个价值就是靠劳动赚钱,获得财富,另外就是真诚地服务你的客户,用服务赢得尊严。当你在这两个价值之间找到平衡点后,就会发现两个价值你都能实现了。


2015年我刚做男发的时候,网上几乎查不到男士发型的教学。现在慢慢有了男士染烫教学,而且已经有人在模仿我的这种风格了,这证明大家还是认可男士发型这个方向的。我自己的力量毕竟有限,如果更多人参与进来,做男士发型的就能形成市场的良性循环。


靠技能和真诚经营,我希望以自己微薄之力为美发正名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