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AI+物联网”,金豪漾为撬动光电美容找到支点

作者 | 柳 叶

来源 | 美业新纬度

(ID:meiyexinweidu)

转载请联系授权

曾鸣教授在《智能商业》提出,实现智能商业的三步是:在线化、数字化和智能化。


在中国美业这个特殊的市场,在线化还尚未实现,AI更不敢想象,金豪漾却三步并作一步,以“美容仪器+物联网”,穿越光电美容行业混战,找到撬动光电市场的支点。


1月7日~8日,《大变局·金豪漾控股15周年盛典暨2021首届数字化美业经营高峰论坛》在广州开幕。


国家原卫生部副部长张凤楼、中国国际美博会创始人马娅、秀域健康科技董事长兼总裁李晓宁等嘉宾出席活动,并发表演讲。



会上还发布了金豪漾集团2021年的重点产品:主打非侵入式私密管理的德国磁力紧,减脂增肌同步进行的德国磁力肌,无痛、无创、无热感,实现溶脂、塑形、引流消肿三大效果的意大利icoone。


通过产品战略,引发行业鲶鱼效应,这是金豪漾疫情后美业经济重启的标志事件之一。


在活动开始前, 金豪漾创始人兼集团董事长邓利平接受了美业新纬度的采访,讲述了金豪漾“物联网+AI”对光电美容市场的影响,以及中国光电美容的发展简史。


01


撬动光电美容的支点


市场走向由消费者的需求决定。随着年轻消费者的“效果和效率”诉求集中化激发,而美业服务难以跟上需求,这也使得医美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对生美的存量的打劫。


未来生美会不会消失?邓利平的答案是,不会,但会向科技美肤、皮肤管理、中医理疗细分方向发展。未来的美容越来越趋向工具化、少人工化,科技美容是未来的大趋势。



如何使低技能美容设备被智能化设备取代?金豪漾自2015年就着力于“AI+物联网”的深度探索。那么,什么是设备物联,“物联网+AI”对美业有什么价值?


金豪漾的设备物联,即通过互联网实现仪器连通、数据传输、数据采集、自动管控、实时动态的全面监测,从而获得大量数据的聚集。而金豪漾在深度嵌入AI技术后,直接将门店推向数字化高速路上,加速了美业门店数字化进程。


1. 设备智能物联


金豪漾光电设备,在参数上的智能化体现在自动调整和设置。根据季节变化、地理位置不同、南北老顾客的习惯、新顾客的标签等元素,进行参数的自动调置和匹配。


门店扫码开机和控制,仪器的操作指令通过管理端口感知,顾客消费数据得以沉淀。


2. 营销的数字化


对于沉淀于系统的数据:门店业绩、利润、顾客画像、消费频次等数据自动分析,自动产生分析结果,这也是门店营销决策的重要参考。


这就帮助门店实现了精准高效的营销数字化。


3. 运营的数字化



由顾客的数据价值实现门店的营销数字化,而门店员工的操作数据、销售冠军的行为轨迹、员工日志分析等,这些由人到经营的数据,为门店资源配置提供更多决策依据。


金豪漾光电“物联网+AI”,物联网实现门店运营和消费数据的聚集,AI则把数据盘活实现更高决策价值。


大数据的沉淀,以及最大化提升大数据在经营中的应用。在中国光电设备并不成熟的市场中,金豪漾走在前面,也找对了撬动光电美容的支点。


02


光电空间场景构筑


对于美业门店来说,仪器进驻之后,不只是多了一台仪器而已。必须要考虑如何构建一个光电空间的使用场景,使门店和顾客在这个场景中顺其自然地消费。金豪漾融合了多元因素来完成。


“金豪漾充分利用数字化,围绕美业门店,开拓集互联网智能研发、运营、职业培训、品牌、销售为一体的光电空间场景构筑,拓展美业产业链,构建新型光电美容生态圈。”


即在为门店提供光电美容设备的同时,要做好一切周边服务,比如技术更迭、员工技能培训、光电品牌背书、促销策略制定、顾客体验优化等等。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,让门店解放出来专注于服务和技能的提升上。


金豪漾创始人兼集团董事长 邓利平


邓利平表示,金豪漾走过15年,体会到门店的需求,才更坚定未来以服务为重。


过去20多年,中国美容仪器市场不断发展,经历了多个阶段后,由营销导向转变为了需求导向。


01) 90年代——概念优先的光子嫩肤时代,技术和产品良莠不齐。

02) 2004年——射频时代,山寨崛起。

03) 2010年——祛斑、超声刀出现,品牌与门店多是合作分成。

04) 2020年——综合投放时代,金豪漾多种设备投放市场。

05) 未来——服务一体化,提供研发、数字化、整合营销、品牌、培训在内的综合解决方案。


今年疫情期间,金豪漾2月份开始下店服务和培训,期间没有其它仪器品牌下店,以培训服务稳固市场,这也奠定了大白机成功。但是当服务一体化趋势成为行业共识后,金豪漾也将面临激烈的竞争和挑战。


通过构建物联网平台抓手,形成线上线下结合的创新服务生态,从降低成本、加速供需匹配、提升品质控制,金豪漾想要提升门店以及光电产业供应链效率。


03


特斯拉式切入市场


刚刚过去的2020年,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卖出了约15万台汽车。尽管蔚来、理想和小鹏三大国产品牌的总销量才刚刚突破10万台,但特斯拉并不能高枕无忧。随着竞争对手产品力的提升,特斯拉决定早早巩固自己的竞争优势。


2021年一开年,特斯拉就扔出重磅炸弹——特斯拉ModeIY长续航版的售价由近 50万元降至33.99万元,下调14.81万元。消息一出,特斯拉在10小时内收获了10万订单,将继续保持自己的领跑优势。


无独有偶,2020年,金豪漾也在美业进行了一场完美的市场抢夺战,以4个月3000家门店完美收官。


为什么会以高品质设备降维打击?邓利平有自己的市场开拓逻辑。


他表示,热玛吉每台售价约80万元,国内正品设备仅有1000台左右。当市场不能广泛分摊高昂的研发成本,因此只能被顾客集中承受。邓利平表示,“研发成本的昂贵与市场体量狭小的矛盾,成为美容仪器居高不下的根本”


市场体量狭小并不是说需求狭小,而是受价格限制。


好的仪器不能全面投放,美容院的品项受限,顾客享受不到高品质服务。往复循环的结果是,在美容仪器市场的上中下游,没有一个赢家。


当市场的供需极端不平衡时,总有人要打破这一恶性循环。


金豪漾作为健康美容智能化服务商,将昂贵的正品设备,通过合作或者投放的模式促进光电普及,从根源上解决由于设备昂贵而选择假冒伪劣山寨设备的行业风气。


“商业的本质就是价值,给予客户的价值。”邓利平告诉美业新纬度,金豪漾所追求的行业价值是效率提升、专业技术普及、AI智能数字化的商业模式。


在这套商业模式下,仪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、门店的经营效率、顾客的体验都能得到改善,是一次产业上中下游及终端市场的共赢。


未来几年,是中国美容仪器市场高速发展的阶段,2023年非手术收入占比将提升10%,需要投入大量光电设备。


金豪漾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:以大白机为切入点下沉三四线城市,以非侵入式私密管理、美学塑形来定位高端市场,继续保持原有品项发展,不断丰富产品线,为美业门店创造更多可能。


这样的投放模式下,金豪漾如何实现后期盈利?



金豪漾的物联网技术嵌入了每台仪器,每台仪器的耗材使用以及后期服务都直接关系到金豪漾的盈利。设备被使用得越频繁,金豪漾就越赚钱,门店的生意也就越好。


机器一响,黄金万两。


这种模式将金豪漾和门店的利益进行了捆绑,双方成为利益共同体,都要为设备和最终的服务效果负责,让顾客满意。


04


中国美容仪器多久才能赶上外国?


最早的美容器械起源于1960年代的德国、意大利等欧洲国家。1990年左右,美国、以色列仪器迅猛发展,产业链逐渐成熟,产品开始大量出口至世界各国。


从市场占有率来看,中国市场上的设备主要以赛诺秀(Cynosure,1991年成立于美国)、科医人(Lumenis,1992年成立于美国)、飞顿(Alma Lasers,1999年成立于以色列)等外资巨头企业为主。


国外仪器品牌时尚化、日常消费品化属性较强,而中国的美容器械相对滞后,多数属模仿和OEM代工产品。


尽管如此,邓利平依然认为目前是中国美容仪器非常好的上位时机,因为欧美器械一直处于并购混战,参与这样的国际并购,将国外先进的技术引入自身品牌,这种借力以提升自我研发能力和品牌的路径,也是中国品牌的优选。


金豪漾产品——德国大白机


2016年,金豪漾对德国DJM的并购就是一个典型案例,有了这次并购,金豪漾获得大白机及系列高科技产品的核心技术。为了增加综合投放的效果,金豪漾现在正在对一家以色列的器械品牌进行并购。


通过并购,企业能获得成熟技术、国际品牌,也能快速布局市场,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。


邓利平透露,过去几年,金豪漾每年会拿出营业额的8~15%投入研发,目前已经在南方科技大学设有人工智能实验室,在电子科技大学设有研发实验室,并与中国科学院、中国中医科学院、美国斯坦福大学、上海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深圳大学等知名高校建立深度合作,着力打造面部皮肤AI以及中医面诊、舌诊、脉诊的人工智能算法。


通过并购获得新技术,持续不断提升研发水平后,邓利平表示,在品牌、交付、营销、培训一体化的趋势下,未来国产品牌一定大有作为。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