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信文 | 太多人关注结果,很少人理解路径


– 第 29 篇 –

1


经常有读者留言问我:你为什么不开打赏?我确实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。思考再三,决定不开。我写公众号的初衷,是为了分享想法。而一开打赏,就一定会在意打赏的数字。一旦在意数字,就会想办法迎合读者、迎合读者的情绪,就有可能写出“滴滴你怎么不去死”这种标题。换言之,只要开了打赏,无论我愿不愿意,都会把自己的写作风格带上一条“迎合读者”的路径。反观最近的几篇文章,既有人强烈反对,又有人拍手叫好。为此,我甚感欣慰。


说到滴滴。除了应对眼前的危机,滴滴更大的挑战是:能否在接下来的“无人驾驶”大战中取得胜利。程维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无人驾驶的竞争重要度比本土化竞争高10倍。如果滴滴无人驾驶不成功,结果会是非常悲壮的。”


滴滴很有机会赢。在当前的无人驾驶竞赛中,Google的技术绝对领先,是第一阵营。而滴滴很有可能成为第二阵营的胜出者:因为滴滴有场景、有路径。试想一下:如果有一天叫滴滴的时候,来接你的是一辆自动驾驶汽车,且价格便宜甚至免费,你会不会愿意尝试一下?如果不愿意,那一辆前排坐着司机的自动驾驶汽车,你是否愿意尝试?只要有人愿意,就给滴滴提供了一条进化路径。


2


前段时间中兴的事件,牵动了很多人的心。才女梁宁撰文了一篇长文,讲了自己当年参与做国产操作系统和芯片的往事。2000年,倪光南院士历经万难,带领团队做出了方舟CPU。但做完CPU,发现并无配套的Linux软件可用。于是时任北京科委副主任的俞慈声发起了“扬帆计划”,在全国招标,一个个解决浏览器、office、播放器的应用问题。


国产芯片计划最终没有成功。梁宁把失败归结为“用户体验”的问题:因为国产Office等软件的用户体验不好,导致最终做出来的芯片和操作系统,没有地方可用。


而我却以为,不是用户体验问题,而是路径问题。Office这样复杂的软件,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一次性做好,一定是长期被使用、被用户打磨,才有可能做好。所以要做芯片,第一步是做应用生态,第二步是做操作系统,第三步才是做芯片。路径如果错了,再怎么注重“用户体验”,都不可能成。


当然,2000年的我们,也许就是没有路径。那今天呢?今天有路径。微信的小程序,就是应用生态。微信稍加改动,就是操作系统。实际上,基于H5的操作系统,印度人已经做出来了,叫KaiOS,是印度的第二大操作系统,有15%的市场份额。如果我们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,主打老年人和低端市场,且能卖出个几百万台,那就给未来的自主芯片开发提供了路径。


3


最近腾讯的股价创下了一年来的新低。因为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过我买了腾讯股票,所以经常有读者略带嘲讽语气地在后台留言问我:你的腾讯股票卖了吗?


当然没卖啊。因为腾讯还有一个巨大的变量。这个变量,就是腾讯做电商、做新零售的一条全新路径。


以前腾讯想做电商,做了一个跟淘宝对标的“拍拍网”。2006年拍拍上线,2014年卖给了京东。有人说腾讯“没有电商基因”,我却以为没做成的原因是:想要通过复制别人的路径获得成功,太难了。


但现在是2018年,腾讯有了全新的武器:微信小程序+移动搜索。如果你用过微信里的京东、滴滴、美团、摩拜、永辉、有赞等等小程序,你会发现你基本不需要一个额外的APP。对于大部分的服务,小程序的能力和性能完全够用。而搜索,特别是移动端带有位置信息的搜索,又可以将这些服务完美的整合起来,大大提升易用性。


不久的将来,当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旅游,不管是找酒店、洗头房还是健身房,还是要购买当地特产,或是要买刚刚发布的全新iPhone,都可以在微信的搜索框里直接搜。再配合语音识别功能,你也许可以直接对着微信说:“帮我滴滴叫辆车,再帮我点两斤麻辣小龙虾。” 通过小程序加移动搜索,微信的“连接能力”大大提升了。


微信有10亿月活,覆盖全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。但长久以来微信变现途径单一,大部分靠游戏。而玩游戏的人,毕竟是少数。其他互联网巨头靠什么呢?靠广告。广告可以覆盖全量用户。对比一下2018年上半年,微信的广告收入是93亿人民币,而淘宝的广告收入超过500亿,Facebook移动端的收入是225亿美元。所以微信的连接能力,再加上广告 ,收入空间巨大。


微信推出小程序是2016年,推出搜一搜是2017年。为了这场即将来临的新零售大战,腾讯筹划了2年。随着搜索功能的进一步开放,大战即将拉开序幕。在腾讯跟阿里打出个结果之前,我是绝对不会卖腾讯股票的:)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