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信文 | 人性与好设计


– 第 30 篇 –

1


2009年我在腾讯上班,职位是游戏设计师。腾讯内部有个很先进的bug(程序错误)系统,用于跟踪和解决各种bug。遇到别人分配给我的bug,我有三种选择:第一,接受并承诺修复。第二,转给别人。还有第三个选项:“设计如此”。每当我选这个选项的时候,心里就默默暗爽:想不到吧,你以为是bug,其实我就是这么设计的。


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,很多原本正确的设计就变成了bug。举例来说:大部分人都爱吃甜食或高热量食物。这是因为在人类进化的大部分时间里,食物都是匮乏的,多吃高热量食物有助于增加生存的机会。现在食物不缺了,我们却依然偏爱高热量食物,这就成了人体设计的bug。每年全球大概有250万人死于肥胖,是导致人类死亡的第5大风险。


那么问题来了:我们是如何被“设计”的呢?其实早在250万年以前,非常近似现代人类的动物就已经出现了。是250万年的阳光、空气、山水自然,像一把无情刻刀,把人类塑造成了现在的模样。而人类生产力大幅度提升、我们的生活环境发生重大变化,也就是最近一两百年的事。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前,全世界的人均GDP从未超过过1000美元。


物理学家泰格马克做了一个精彩的比喻:大部分动物都是依靠天性过完一生,他们的“软件”和“硬件”都是天生的。而人类不同:因为人类有复杂的语言可以用于交流和传承知识,所以人类可以自己修改自己的“软件”。但可惜的是,人类并不能修改自己的硬件。泰格马克因此把动物称为“生命1.0”,把人类称为“生命2.0”。


2


当一套很老旧、几百万年前的硬件系统,遇到高度发达的现代人类文明的时候,会不会出问题?会出问题。


举例来说,人类硬件本来有一个特性是:性交会让人产生快感,而性交同时也会导致繁衍。所以为了快感,人类就会自然地繁衍。可有了避孕套之后,这套系统就不工作了。人类可以在爽得飞起的同时,又免于生育之苦。现在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生育率,都在2以下,而中国只有1.5。两个成年人,只能生出不到两个婴儿,总人口就会因此不断减少,完全背离了硬件的设计初衷。


最近苹果的iOS 12操作系统更新了个新功能,可以记录手机的使用时间。我一看,惊呆了,因为我发现自己每天用手机接近5小时,每天拿起手机100次。之所以每天看这么多次手机,我想应该是微信、今日头条、抖音之类的APP,利用了我的某种人性的弱点,让我不由自主地没事就想多刷两下。


一个很自然的想法是:好的产品设计,不该利用人性。可问题来了,到底什么是“利用人性”?怎么区分一个设计,是“人性化”的,还是在“利用人性”?


比如人性有一个特点,是大家都知道的:偏爱短期、即时的反馈。


这就是游戏为什么好玩的原因。在真实世界中,通过努力学习考上好学校、通过拼命工作来换取升职加薪,都太难了,且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。而打一把王者荣耀,可以在20分钟内就获得努力、变强、乃至胜利的完整体验,比真实世界好多了。


在阿里的“余额宝”出现之前,是没有多少人愿意买理财产品的。可是“余额宝”把每天赚了多少钱,直接展示出来,且可以随时存取,一下做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货币基金。我有个朋友,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看今天余额宝赚了多少钱,然后心安理得的把这些钱在淘宝花掉。


于是各种P2P平台也学习余额宝,每天展示收益,同时可以做到随时存取。可问题来了:高收益的项目,往往也需要长期的投资。当偏好短期的大众投资者,遇到需要长期投资的项目,各种P2P平台的暴雷就是必然事件。这是一个试图利用人性、却被人性的弱点所打败的惨剧。


要回答“什么是好的产品设计”这个问题,也许最终绕不开这个终极问题:“到底什么是好的社会?”


最近一项调查显示,美国netflix用户每天刷剧的时间是71分钟,而陪家人的时间只有35分钟。而吃鸡、抖音这样的娱乐快消品,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全球。一个娱乐至死时代的大幕,正在徐徐拉开。


也许,我们并没有权力评价这样的社会好或不好,我们只能心怀敬畏的迎接它的到来。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